投资收益加速器-股票分红

来自渣菲特的uu快3原创专栏

7月24日,上市公司辅仁药业发布了一则公告,公告内容如下:

公司2018年全年归母净利润8.89亿元,本来打算进行10派1,合计向股东派发6千余万红利。到红利发放日,公司突然发现,账上钱不够。但2019年4月末公布的一季报显示,公司货币资金余额尚有18.16亿元。同时2018年各季度末公司货币资金余额在10.87亿-16.56亿之间波动,无论如何,也让人想不到6千多万的红利支付不出来。真是天雷滚滚。

2018年以来,通常认为最不可能发生舞弊的货币资金科目成为了财务舞弊的重灾区,笔者现在看到有大额货币资金的上市公司就心里打鼓。有精力的投资者可以去统计一下,2018年因为财务舞弊“暴雷”的公司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不爱分红,比如辅仁药业从1996年至今只在2017年份过一次红。康得新每年股利支付率也就是净利润的10%。还有“神雾双雄”等等一大长串名单。。。。。。。

从理论上来讲,当公司处在高速发展阶段,资金需求比较大,此时若公司能保持较高的ROE,不分红是对股东负责的表现。但从实际情况来看,分红慷慨的公司从另一个角度证明,公司财报的“水分”比较少,至少能作为投资者避雷的一个参考。除此之外,分红还有别的作用吗?

很多投资者认为,分红只不过是从投资者的左兜装进右兜,本身并没有把蛋糕做大。如果公司不分红,这部分资金是在公司净资产里的,通过一定的pb倍数会反映在股价里面。

公司分红以后,还要除权,股价下跌,持仓市值减少,与投资者直接卖出相应的股票无异。由于卖出不收资本利得税,分红要扣红利税,左兜装进右兜的钱实际上还少了,公司分红并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针对这种观点,我想举个反例:

以格力电器为例,2009-2018年,十年间公司累计归母净利润1241亿元,累计分红513.77亿元,股利支付率41%。

假设投资者在2009年初以8.3元的价格买入1万股,持有至2019年7月26日,当日收盘55.46元,期间假设无红利税,则投资者收益情况如下:

经过历年送股,原先的8.3万投资的1万股变为4.5万股,同时历年分红合计39.52万元,按照55.46元的收盘价测算,市值+红利累计金额为289.09万,累计增值33倍。

但如果在分红除权当天,投资者将红利全部无脑买入进行红利再投资,则结果是下面这样的:


经过历年送股+分红再投资,原先的8.3万投资的1万股变为6.39万股,同时算上2018年年报还未实施的13.48万分红,按照55.46的收盘价测算,市值+红利累计金额为364.23万,累计增值42.88倍。比不进行分红再投资总投资收益多了75万,接近26%。

与此同时,2009年初,公司股本是12.52亿元,一万股的持股比例是十万分之0.79,到2019年7月份股本变为60.16亿,4.5万股的持股比例是十万分之0.748,还被稀释了(公司2012年进行过增发)。但分红再投资后,持股数变为6.39万,持股比例提升到十万分之1.06,提升了41%!虽然公司的蛋糕并没有变大,但投资者那块,变大了很多!这就是分红所带来的优势。

正如同杰里米西格尔教授的研究也表明“从1871-2003年,美国市场除去通胀因素后97%的股票收益来自于股利再投资的收益,仅3%来自于资本收益。”关于红利,还有个“狗股理论”,我们有机会再聊聊。

@今日话题

·  已收录至专栏  ·
初飞的原创专栏
7篇文章, 216人关注
进入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