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张朝阳做烂了搜狐

来自曹路没有派对的uu快3原创专栏

前几日,搜狐系公司股价暴跌,张朝阳又一次以不怎么光彩的姿态回到了人们的视线中。

两个月前,张朝阳的搜狐推出了一款陌生人社交软件“狐友”,这款名字别扭且并没有多大特色的产品在上线之初就遭遇“都赶不上热乎”的尴尬评价。

一语成谶,狐友最终还是和马桶、子弹短信一样淹没在社交巨头的光环下面。

这一次,搜狐交出了它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业绩略不及预期,又赶上美股作妖大跌,搜狐当日大跌26.84%,兄弟公司搜狗跌11.66%,畅游跌14.34%。

搜狐的暴跌,自然有市场情绪的影响。事实上,在两天后大势回暖,搜狐系的三家公司都迎来了大幅反弹。但本质上,搜狐的大跌,是这家公司积弱难返的表现。

图:搜狐月K线

从2017年10月至今,短短不到两年时间,搜狐股价从70美元跌至不到10美元,陨落的太快,搜狗的独立上市似乎亮出了搜狐最后的底牌,也让投资者不再对公司保有任何期待。

截至8月9日,搜狐的市值约4亿美元,PB0.7倍,已经不如搜狐媒体大厦值钱了.

曾经四大门户网站,腾讯成为了中国最大的互联网社交企业,同时也是中国最大的游戏公司,网易同样发力游戏,成为中国第二大游戏企业,新浪则孵化出了新浪微博,只有搜狐,虽然也一度抓住了视频、游戏、搜索等风口,但最终却沦落为一个烟蒂股。

在很多场合,张朝阳都被称为一个好人,而且在时尚杂志上,张朝阳也总以一个嬉皮士形象出现。但在好人和嬉皮士背后,张朝阳在竞争激烈且越来越垄断的互联网行业中逐步败下阵来,没有互联网船票的搜狐,也很难再现昔日荣光。

搜狐还剩下什么?

搜狐二季度实现营收4.75亿美元,同比下降2%,亏损5289.3万美元,同比扩大10%。与此前4.69-4.94亿美元的业绩展望,这个业绩落在区间下限,但从各细分板块来看,表现有所不同。

相比腾讯这样的巨无霸企业,搜狐现在的业务比较简单,广告、搜索和游戏是公司的三大主业。

图:搜狐2019年二季度业务结构

从上图看,搜狐二季度实现品牌广告收入0.44亿美元,同比下滑29%。

搜狐的广告业务主要由门户和视频贡献,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传统的PC门户网站早已衰败,搜狐也不能幸免。

而视频业务,搜狐视频曾经一度在美剧版权和自制剧方面领先,大鹏创作《屌丝男士》的时候还是搜狐的员工。但当行业进入真正的版权烧钱大战的时候,没有大靠山的搜狐视频只能举手投降。

广告行业的寒冬,几乎影响了所有互联网公司。5月17日,靠广告为生的百度因一季报利润大幅下滑单日暴跌16.52%;5月23日,微博同样因广告收入放缓单日暴跌11.28%。

目前的互联网行业,广告业务还能扛得住的,只有微信和头条系(抖音)这样的头部平台,搜狐这样的三四线平台,根本扛不住行业的冲击。

搜索业务,主要是来自子公司搜狗。目前搜狐持有搜狗37.8%的股权,但在计算收入时,会把这部分收入全部计入。

搜索业务,主要也是靠广告贡献营收,区别在于,品牌广告主要是靠搜狐的门户平台以及视频平台贡献,而搜索的广告业务由搜狗贡献。二季度,来自搜索的业务达2.7亿美元,同比增长2%,同样受广告业不景气的冲击。

虽然百度常常被人看轻,但目前国内的搜索市场,百度仍然占据了超过80%的市场份额,而搜狗和三六零一样属于第二梯队,他们一同竞争剩余的20%市场。

除了规模有限,搜狗面临的困境还包括头条等新进入者的压迫,以及整个搜索行业的式微。要知道,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各个平台都是孤岛,搜索不再成为获取信息的必选项。

搜狗上市后股价一度升至15美元,现在只剩4美元,跌幅达到74%。三六零难兄难弟,借壳泡沫破裂后从66元跌至近期新低17元,跌幅达到75%。

最后再看游戏,搜狐的游戏业务主要有子公司畅游贡献。畅游曾一度想私有化,但两年多过去了仍没下文。

二季度看,畅游的业绩中规中矩,收入同比增长了8%,在版号收紧的游戏业,竞争力有限的畅游也很难和腾讯和网易竞争。

当然对于游戏公司,永远有着做出爆款的可能。不过在腾讯和网易的打压下,这种可能性在逐渐变小。

@今日话题

$搜狐(SOHU)$ $百度(BIDU)$ $腾讯控股(00700)$

·  已收录至专栏  ·
nothingbird的原创专栏
47篇文章, 5103人关注
进入专栏